Night Sky&Story

【ETX宇宙日记】第二章:正式回归

我出差了多久,多远呢?

我有准确的数据。但是再准确也准确不过如此。

我出差了一个岁月。走了一颗心的距离。

其实在屏幕对面的你也可以试试。一个人的生活,总会滋生出许多不一样的无法控制的思考。

我之前是木偶。现在是木偶。明天呢?

虽然我的荣誉感来自完成所有的命令。

但是现在荣誉感得不到任何意义上的体现。

实际上,这是工作,是流放,是计划,亦是阴谋

仇膺,我遇到最好的合作伙伴。也是最信任的挚友。

但是我离开星球,最初的任务就是“不再让仇膺出现在这个空间里。”

执行任务的方式有很多种。最简单的是找到他,杀掉他。

或者是让他永久不被他们发现。等等。

我没有做出决定。因为我就没有找到过他。

直到上级的麻烦解决了。领导更替了。任务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就成了维修员。

我很早就意识到我被他监视了。现在我要回去了,我觉得有必要和他见面。

他如果还不愿意回去。那么

重逢和永别只需要开同一扇门就好了。干净利落。


ETX在如同迷宫的飞行舱里自如地穿梭着。以最有效率又安全的速度向生存站走去。

实验服的摆动频率很令人满意,无论从背面还是正面都是宇宙级的帅气。

直到他意气风发地推开了卧室的门。


房间不大,我能够一览无余。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仇膺。

按照这种情况我应该感到莫大的失望。我也试过了。

可惜我失望不起来。

我一个人居住在浩渺无声的太空。

情绪已经被磨灭了很多。


可我感受到了仇膺的气息。

然后,低头。

“长官。”

我很欣慰能见到他。

“阿偶~”

仇膺礼貌的打了招呼。而我差点以为他在卖萌。


刚刚,ETX接受了心理素质的复习训练。


我很严肃地叫了平常对他的称呼。

我不会因为几百年没见一个人而激动。更不至于刻意镇定。

我想过仇膺会有很大变化。尽管我很不希望看到航空界才貌俱佳的万人迷经过那些道貌岸然的教育者摧残后沧桑的脸庞和变形的身躯。

可是……


ETX面无表情地打量着近在咫尺的人。

然后他半蹲下来,和仇膺直视。


我多虑了。


我长长的舒了口气,面对这个身高只到我腰部笑的一脸灿烂的小男孩

“这样叫你,你不生气?”仇膺挑挑眉。这张脸的表情和身体形成剧烈的反差。

“你习惯吗?”

“我不喜欢。”

“那你喜欢怎样叫就怎样叫吧。”

“你真是一点也没变,木木。”

“你现在的样子也很符合你的性格啊。”


下一秒钟,仇膺的手已经握成拳敲在ETX头上。

ETX没躲。

他的目光变得冷冽。


“我要回去。你打算继续跟踪吗?”

仇膺愣了愣,把手移到了ETX肩膀上。

“不要。”


???


ETX没有想到事到如今,仇膺还会跟他说出命令性的话。

他早就不是他的长官了,但他这样坦白拒绝他的回母星,他到底应不应该回去?


“我可不想继续跟踪你了。”


原来他的意思不是让我不要回去,是自己不想要跟踪我了?


“你跟踪我这么多年,我觉得也够了。没有人会在意以前的事情,你一个人呆在这里,我觉得没有问题,这是你一直追求的快活。回去是琛曲的要求。而且我已经做好准备彻底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会回到这里。木偶的生活也需要改变。这飞行盒你留着吧,需要什么我亲自送过来也可以。明天我就离开,今天算是重聚也算是告别吧。”


我还是喜欢速战速决。这个上流社会的小子果然习惯了不羁的生活。


“跟踪你没有刺激。既然有选择,那我还是领你回去吧,一个人做无聊的工作也是很可怜的。”


仇膺摆摆手,直接无视了ETX刚刚的肺腑真言。


“我累了,想睡觉。”

不等ETX有任何反应,仇膺已经转过身坐到了床上。


ETX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了。

他用大脑的翻译系统尽全力破译仇膺的语言。

最后得出:

Q%3W#E%R*T%Y5回去U80I%O3K7J%H,你自己考虑吧,我先睡会儿。

因为过久没有见过仇膺,系统没有升级,出现了无法翻译的乱码。

但是他听到了“回去”。


我靠近床边,还什么都没做,倒是传来了仇膺的警告。

“喂!我现在放倒你可是轻而易举!”

看来仇膺还沉浸在多年猫捉老鼠的设定里。

“长官,我准备收拾行李。你完全可以信任我,像以前一样。”

好像听到了仇膺磨牙的声音……


我看着背对我的仇膺,有种久违的安静。

不是我在星际调查期间的那种安静。

是仇膺和我在学院的时候,短暂的安静。

他还是答应回去了。

不过我只能说我凑巧让他得以周全。

我们依然还处于危险的状态,除非我们能够知道教育者们到底想做什么。

除了要保证仇膺的安全,我还有其他原因必须找到他并带他回母星。

一方面是老师和我都需要仇膺来拼凑出百年前的真相。

另一方面,我需要仇膺解答我的困惑。

关于曾经与未来。


我撇撇嘴。回到现实。

这个世界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至于他的身体会有这样的变化……

难道,他是故意的?


我现在可以冷静地思考,为什么仇膺会”返老还童“,或者说是”逆生长“。

我其实一开始以为他已经死了。

作为无可依靠的流浪者,在宇宙中生活简直是天方夜谭。

我受过训练,而且有部门提供全面支持。

所以仇膺最有可能是因为遭受了意外。宇宙中发生的所有改变都是危险的。

他没有理由自己这样做吗?

有。他是为了生存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的那类人。

这点在他为了躲避部门的追捕居然逃到了星球外就充分体现了。

还是让他休息好再询问吧。


航天中心A-12z:<同意实验2号请求。接收时间:2015.8.7>

实验2号:<收到。>


仇膺听见这边的动静,侧过身,伸了伸懒腰坐了起来。

“批准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我在检查这些年的资料与记录的数量与顺序,不愿意再思考多余的事情。

“你说了要领我回去,当然是由你决定。”

当然我没想到说完这小子就从床上蹦下来了。

仇膺灵巧地规避了排满设备的危险区,跳到我身边。我以为他要给我解释他变成儿童的原因。结果他突然一个闪身,两手在身后交叉,穿插在了我和书柜之间。


仇膺头顶上是ETX停滞在空中的双手。

“返回总部,即刻执行!”

ETX缓慢地挪开了手。

“是,长官。”

ETX突然又把一只手移了回去,之后恭恭敬敬地敬礼。

仇膺对此很满意。


我退后几步,转过身准备去驾驶室。

“我来吧。“

仇膺的眉梢翘了起来,眉头深深地压了下去。

这是他每次登机前一定会抒发出来的低气压表情。

看来,反抗被泯灭命运的不止我一个人。

总有被飞来横祸打断的平静。不过有些人生来就是无法阻止的。没有什么永恒存在。也没有什么彻底毁灭。


在我没有到航天部门前,我们都在航空界。一架飞机,一组航空员,一个驾驶员,一个战略师。

那确实太过美好安逸了。

不知道能不能再回到那个时候。


仇膺走在前面。

我跟在后面。

走向驾驶舱的这段路,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启程。

“小球。”

我话音未落,就看到前面小小的背影狠狠地打了个冷战。

“没什么……关于是否要隐藏身份,你自己考虑。”

仇膺终于停住了脚步。

“那就这么叫吧。”

仇膺把头向后偏,终于笑了出来。

“我不想让她知道我还在。”

我也不想让你知道她已经不在了。

我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

“所以你打算以怎样的身份回去?”

“你说呢,父亲?”

我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噗嗤,那你母亲呢?”

“对总部没必要隐瞒,早晚会被拆穿。你要是有兴趣玩家庭游戏,我不奉陪。”

说完,他继续往驾驶室走了。


我没有再跟过去。

看来他一早就做好有朝一日会回去的心理准备了。

他有面对凶残野兽们的觉悟。更不会对灰暗的曾经有任何顾虑。

我呢?

我或许应该早些直面内心的拷问。

这是我吗?

谁又知道呢?


我又一次看到了星球上空的气层。

久违。但我不认为具有美感。

不过倒是第一次认真观察母星周围那些几乎无法察觉的光环。

前路真是越来越清晰了。

看来仇膺驾驶水平没有任何退步。而且值得信任。


我没有闲暇的时间再去欣赏那些小孩们渴望看到的太空景致了。

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我还要仔细核对许多内容。

我在到达基地前1分钟与总部进行了最后的确认。


落地为安。


确认一切性能与环境稳定以后。我先离开了飞行器。

之后我看仇膺一脸阴霾地蹦下来。

“你该庆幸我的胳膊比你的反射弧还长一点。”

操作台本身并不是为儿童定制的。

我没敢说。径直走了。

我拿出ID信息卡,仇膺拦住了。

“在开门前你不是应该问我想好了没有吗?”

偶像剧情节放在他身上,我真有点吃不消。

当然我依旧没敢说。

”那你自己回答吧。“

”这样愚蠢的问题……不需要回答。“

仇膺话说到一半我就忍无可忍地刷了ID卡。


门打开了。

“校长。”

我看见那身制服,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仇膺剜了我一眼。

我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直接把手搭在他肩上。开口。

”这是我儿子。“

我只是想试试效果。不过仇膺居然没有讶异。

”漂亮的小战士。“

琛老师脸上堆着笑。弯着腰看着仇膺。

仇膺还给他一个天真烂漫的笑颜。

我也一边陪着笑,一边紧紧握住仇膺的拳头。

看来他的力量没有随着身躯的变小而减弱。


”我们去会议室吧。“

我觉得有必要打断他们两个人的友好片段。

”可是我想教小朋友新知识。“

”您不是幼教。“

我不想因为个人原因影响到学校的事。尤其不想冤家路窄的两个领导者再这样下去。

而且老师为什么会穿校长制服也很让我好奇。

仇膺没有说一句话。证明他只想用行动证明他很不高兴。

”琛曲,我会去会议室。指导你的教研。“

仇膺的确很不高兴。

我是这样翻译的:琛曲,我就缠住你学生不放了,我不会让你再放肆下去。

“逃兵现在才敢张牙舞爪?“

我并不认为琛曲这句话对于仇膺来说,说得有多重。

在特殊时期,仇膺要承受更多的质疑。这算什么呢?

但是我想不到仇膺居然直接上手了。


甩在琛曲脸上的是仇膺的手。

偶像剧的荼毒啊。

我真的被震惊了。下意识地向老师边护着。

”Complainte“

仇膺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张ID卡。郑重其事地递给琛曲。

老师好像很恐惧。不知道是因为仇膺的话还是ID卡。

仇膺绕过我,没有抬头。走开了。


我不知道他最后那句话是用什么语言说的。更不会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是老师一定略知一二。

事情越来越超出我的控制。

一旦你离开你正常的轨道,就要承受你控制范围外的冲突。

或许我没有存在意义的根源。

是我不知道真相。

那是本不该存在的过去。

完全理智是最不理智的做法。


我被我自己欺骗了。

我能看到仇膺在什么地方,因为他的便服在基地这种被制服覆盖的地方不应该存在。

从远处看,其实儿童的形象并没有影响他的气质。

我真的可以摆脱一切束缚吗?


评论

好奇心,想象力,古怪的个性。
表面是个现充内心比谁都中二。
叫我星空好了。

© Night Sky&Sto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