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ight Sky&Story

【午夜的世界】几何空洞

简单的脑洞幼稚的语言


(╯°□°)╯︵ ┻━┻分割线┬─┬ ノ( ゜-゜ノ)



“呲啦——”

线条一划,一张黑线密布的草稿纸就这么被撕开了。

伦家只想画个圆来着(´・_・`)

垂耳绝望的掀开下一页,准备把最后一道几何题就地正法。

然而就在这时,那张残破的草稿纸上出现了一个圆形洞口。


垂耳揉揉眼,这是虾米玩意儿!

没等她凑过去细看,就有几根黑色线段如同鬼影一般拦在她眼前。

垂耳本能闭眼挡脸。

再睁开眼——

“OMG啊……”


大半夜一条条黑线就这么悬浮在半空太瘆人了。

垂耳拿笔试探性的碰碰最近的一条线,它动了动。

垂耳沉思,数学题没证出来怎么就发生了这么魔幻的超自然事件。

我靠这东西发生的概率居然比证出几何题的概率还高叫我怎么活┗|`O′|┛ !


除非这是“垂耳的思维殿堂”。


所谓福尔摩斯的思维殿堂就是把搜集到的关键信息进行推理演绎的一个包裹在脑壳里的地方。

垂耳也有这样的一个被“垂耳逻辑”所控制的空间。

所以她深呼吸后决定做一件极其科(胡)幻(扯)的事情。

她在干嘛?

证明角ACD等于角BDE。

眼前有虾米?

一个横空出世的圆洞。

数条横空出世的线段。

她认为下一步肿么破?

哎?介个圆和线段长度肿么辣么眼熟嘞?


垂耳摘下最长的那条线段,架在圆洞口。

线段在洞口翻了个身,就停在了洞口边缘。

垂耳在目瞪口呆中去对照了题中切线的位置。

惊人吻合。

姐姐我就是辣么机智。


她依次把黑线放到于题中相应的位置。

黑白交错。

在苍白的台灯下格外奇怪。

垂耳看了两眼,不知道是因为已经深夜还是这个洞本身的作用,她觉得非常非常晕,想睡觉。

在她头晕眼花的时候,洞口开始在桌面上转动。

有如漩涡。

垂耳觉得椅子开始晃个不停,惊吓后睁开了满是困倦的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泥煤这是要干什么!!!!!!!!!!!!!


垂耳急速下降,从那个不知道怎么冒出来的洞口掉了下来。

你想想在你正劳累要闭目养神完全放松的时候有人把你从悬崖上扔下来是什么感觉。

人还没死心脏就去见上帝!大脑一片空白心脏化身为心脏界博尔特啊!

关键是这怎么根本停不下来!

垂耳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她只看见眼前的世界是一片白色,什么也没有。

哦,对了,还有最上方渐渐变小的黑色线段。

一阵乱扑腾。无效。

一阵河东狮吼。无效。

一阵头脑风暴。垂耳觉得这就是个梦。

三——二——一

你倒是醒啊!!!


垂耳渐渐适应了无休止的下坠,在尝试过各种办法后放弃了挣扎。

摔死就摔死吧,反正题还是没做出来。

她决定换一种舒服的姿势来准备摔死。

垂耳向右伸伸腿,使劲想翻个身看看下面。

 

咦……好像,碰到了什么!

垂耳连忙抽回身,左右看看,还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

十万分不祥的预感涌入垂耳的思维殿堂。

她觉得是快到底了。

于是更加用力直截了当翻了个身——


我去!!!!!!!!!!!

我嘞个心脏脾肺肾宝宝!!!

 

她翻到了一个平面上。

如同摔在了家里的地板砖上。

“嘶——”

于是她疼翻天了。

 

不过这时她才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在她翻身的时候,脚被甩开了。而现在,她感觉到她的脚处于悬空状态。

而她现在趴着的这个地方,也是白色的。

空无一物。


“呃……”

 垂耳夸张的咽下口水。

 以专业的海豹表演姿势撑起身子,缓慢的收回脚来。

 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然后把双手举到最高……

 小小的原地蹦跶了几下。

 她感觉上面是空的。

 那么她脚下究竟是什么力量在支撑她?

 

垂耳小心翼翼的回到最初脚的位置。那个地方似乎没有东西支撑。

 虽然她脚下和周围环境都是一模一样的,但是却能支撑起她,是一个平面。

 为什么?

 因为这个平面是透明的?

那她真是万幸摔在了这里。


垂耳沿着反方向行走,但前方始终是无尽的白色,她觉得这样是肯定会迷失在这里的。

虽然她一路凭直觉沿直线行走,但是越远偏差越大,要是这个平面一直延伸,那么她摔入这个平面的地方才是唯一的入口和出口,她却难以原路返回。

 

可是为什么这个世界只有白色呢?

为什么她会被吸入这个世界?是梦?

是梦为毛摔这么一下还没醒啊!

“为什么,会是一片白色呢?”


 “这页背景都是白色,就几个正方体,看起来真可怕。“

 

垂耳想起来,小时候翻到过老爸的一本几何绘画书,其中几页的样子,和她所目睹的很相似。

漂浮的线段,漂浮的正方体,好像刻意为了缓解气氛而画出的一脸困惑穿梭在其中的兔子。

那时候想象力丰富的垂耳觉得这样的画面很有趣,但是又从心底里很排斥这种画面的空旷感。

 

“这是巧合……还是我目睹了我的命运?还是说,现在这个世界是我内心记忆的映照?” 

 

说完这句话垂耳全身都僵硬了。

之前,她在这个世界说过几句话,但是由于这里很陌生,出于谨慎,她都是用气息在说话,所以自己也很难察觉到她的声音。

现在这个世界出奇的安静。

岁月静好吗?

混蛋!刚刚明明连我自己的脚步声都没听见!

而刚刚垂耳下意识说出了自己的推断,她感受到了声带的震动,她确实说出话来了。但是她听到的。

不是话语,而是极其模糊的一些音节。

 

垂耳觉得自己太大意了。

这个世界,会吸收声音?

还是因为什么,改变了自己的声音?

还是会影响听觉?


妈妈啊我就是想证明一个几何题你干嘛啊!!!!我要回家呜呜呜呜!!!


但是垂耳还是不得不镇定……要想出去肯定要先了解这个世界的。

为了证明她的猜想,她想再制造一些声音。

垂耳先是原地跺了跺脚,一脸紧张全神贯注去听接下来必定会出现的声音。


逆天的是,听到的完全不是鞋踏在地板上的清脆声音,只有微弱的“嗡”声。

而且垂耳认为那只是身体震动而产生的感受,其实根本没有声音。

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这种像某种东西堵塞了你的耳朵的感觉真难受啊……

垂耳烦躁的揉揉耳朵,继续想办法。

 

这一次她打算把拖鞋扔到平面上。 

垂耳的一只拖鞋从她手中自由落体下落到平面上。

这次她一点声音都没听见。

垂耳之所以扔拖鞋,是因为她发现她发出的声音她是有可能察觉到的。

那么一旦和她本身没有任何接触……

就像刚刚一样,就一点声音都没有了。

 

垂耳觉得有句话很有道理。

大力出奇迹。

因为她所听到的声音都小到无法察觉,所以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世界拥有一种神奇的阻力,或者说这种介质极不利于声音的传播。

那就造点更大的声音看看吧……

于是垂耳用力把拖鞋拍在了平面上。

 

然后……

冰裂纹以拖鞋为圆心,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扩散。

垂耳惊呼一声(虽然可以看作没有惊呼),想都没想就倒着迅速后退。

数秒后,圆心处的冰裂纹开始分离。

拖鞋掉下去了。

但这一切只有图像,没有声音。

无声的变化。   

就像慢动作镜头一样。 

仿佛下一秒,就将是时间的定格。

或者是,爆裂的瞬间。

 

“我去你大爷的!!!!”

 垂耳声嘶力竭的吼出来,但是除了喉咙的干涩,什么都没变。

 

因为谁也听不到垂耳说的话……所以她就开始没底线的……爆粗口……

这是一个恐惧的发泄口,骂完我就淡定了。

这是垂耳思维殿堂里的自我暗示。

 

冰裂纹延伸到垂耳脚下就停止了。

这一系列的突发事件,实在搞得垂耳精疲力尽,于是就接着原地瘫倒了。

没想到的是,她靠到了一面墙上……

于是本来就神经紧张的垂耳立马弹起来,翻过身死死盯着前方……

根本看不见的墙。

 

敢问这是镜子迷宫吗……

垂耳突然这样想到。

那么为什么……看不到自己呢?

布满镜子的房间,会隐藏自己的像吗?


还没等垂耳想明白镜子迷宫的谜题,又一个异常出现了。

由于她刚刚弹开站起来了,她不小心踩在了冰裂纹上,但是现在却毫无异动。

垂耳皱着眉头踏出了裂纹区,蹲下来检查裂纹。

 

============

关于【午夜的世界】

我是修仙党,时常迫于无奈(生活压力)而熬夜到很晚。

朦胧间会暴露出人本质的一些想法,并以十分抽象扭曲的色块或者形体表现出来。

我会记录并加以加工来形成【午夜的世界】这一系列脑洞故事。

主角所处的世界和人类眼中的世界不尽相同,是完全以不知道宏观还是微观或者两者并存的角度来构造世界的。

实际上已经有很多篇的雏形了但是我懒。

得打字。



 







 




 





















 



 

 

 

 

 

 

 

=====检举揭发星空偷懒的分割线君=======

评论

好奇心,想象力,古怪的个性。
表面是个现充内心比谁都中二。
叫我星空好了。

© Night Sky&Story | Powered by LOFTER